页面载入中...

美国五角大楼新逻辑:分摊美军费有益韩国经济

  除了眉县之外,陕西省还有其他一些地方也向上虚报搬迁数,一共涉及2038户。两千多户搬没搬并不难核实,但冯新柱作为分管副省长,对下面上报的材料照单全收,不采取任何把关措施就上报,结果国务院扶贫办实地检查时发现,实际上只有23户迁入了新居。

  除了虚报脱贫进度,在冯新柱分管陕西省扶贫期间,还被发现贫困人口退出不精准、扶贫资金使用不规范、帮扶工作不扎实等多方面问题。

  冯新柱:“当时定了一个目标,我们说啥都不能(再)被约谈。所以就搞成了月月考核,月月排队,给每个县排队。县里也怕(排末尾)、乡里也怕,每个人都怕。这样就说那就先搞短期的吧,只要能够加分的。”

  冯新柱对扶贫工作敷衍应付,甚至利用手中扶贫资金管理权谋取私利。在冯新柱的帮助下,和他关系密切的三家私营企业顺利加入精准扶贫试点项目,每一家都获得上千万元的扶贫资金投资。

      4)目光背后的理想自我、自我理想

  拉康谈及,“诱惑的对象不是需要的对象,而常常是死亡的陷阱。”《零度诱惑》如果说有什么不足,应该是在于其深刻,由于对诱惑的刻画、变化与复归看得太全然,反而可能会有丧失反思本真需要与救赎的可能,即使是布莱希特式的抽离式目光也难以避免。

  这种目光来自于欲望中人理想自我、自我理想的纠结,就像《零度诱惑》一书封面的设计,有着毕加索《梦》的绘画风格,一只眼睁着做梦,如同理想自我要看清一切,另一只眼闭着做梦,如同自我理想要沉溺万有,正如汪明明在本书中反复提到的,尤嘉霓的梦境如同一架可以透视表象与潜意识的双向显微镜,或者这正是《零度诱惑》的命名命意了:以一种现象学式的清空自我的方式看清楚诱惑。

admin
美国五角大楼新逻辑:分摊美军费有益韩国经济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